九龍集團- Nine Dragon-

關於部落格
◎CWT37圓滿


◎VOL.3小報發行中!


  • 233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盜墓同人文【回家】ACT.6

  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  「怎麼了?那是你的朋友?」吳邪笑著問地上的黑貓。

  「喵嗚!」
  張起靈發出了叫聲,這是吳邪第二次聽到他的聲音,第一次是在那場貓的混鬥中,而在這個段期間裡,不管吳邪說些什麼,這是隻黑貓都不會回應。這一聲,可能是吳邪的錯覺,明明很平淡的叫聲,就感覺出一點點的……撒嬌?
  黑貓伸出他的手拍打吳邪的鞋子,用爪子抓抓他的長褲,抬頭看著吳邪,並不斷微微的「喵……喵嗚!」的叫聲。
  「你是要──」吳邪遲疑了一下,笑道:「跟我回家嗎?」
  彎下腰,吳邪伸手撈起張起靈。
  雙腳騰空,張起靈僵直了身體,自己的心情能夠傳達到嗎?然後身體就被一股溫暖的氣息所包圍。
  張起靈抬頭看了看變得相當近的人類──吳邪……
  ──吳邪,帶我回家……
 
 
  就如陸所說的,吳邪家的環境很好,張起靈東張西望著這陌生的環境。
  如果沒記錯的話,吳邪說他家開的是「骨董店」。不過骨董店是什麼,張起靈不太清楚,他只看到架子上一堆奇奇怪怪的壺、碗,有一些是書,抽抽鼻子,這些味道真讓人想打噴嚏,這種東西真的可以拿去賣嗎?又不能吃?
  「今天已經晚了,明天在帶你去醫院吧!」抱著張起靈,吳邪開心的說道:「我看應該要先給你洗個澡,啊!不過貓咪都不喜歡洗澡的吧?該怎麼辦呢?」
  「老闆!你回來啦!」店後面走出來一個小夥子,看到吳邪就叫:「今晚想吃什麼?唉呀!你手裡的是什麼東西!烏漆麻黑的!該不會是貓吧?」
  「來的正好!王盟,這位是我的新室友~請多指教!」
  看著自家老闆笑容滿面的樣子,王猛打了個冷顫。
  「哪來的貓呀!不會是路上隨便抓的吧?不要吧老闆!你什麼性子的人!真的可以養這東西嗎?不要給養死就不錯了!快把他放回去吧!」
  「哼!你說那什麼東西呀!別掃我的性子!」吳邪挑了挑眉:「這位是『小哥』,今天之後就是我家的貓了!已經說定了!就是這樣!」
  「天呀!老闆,真的沒問題嗎?你有養過什麼沒有呀?」
  「嘖!你管那麼多幹嗎?我跟這隻貓可有緣了!你想拆也拆不掉的啦!」
  「還有緣呢老闆!跟隻貓有緣也開心成這樣……好好!我不說了!你別踢了!沒這樣的!」
  「知道錯就好!還不去準備個墊子還是什麼的!你『小哥』大爺可是要坐的呢!」
  看在吳邪一臉認真絕對不妥協的樣子,王盟只好先妥協了。
  嘆了口氣,王盟搔著腦袋到後面去:「後面好像有個舊的墊子吧?貓的話不是很愛磨爪子嗎?老闆,你也不怕他會給你到處磨,商品什麼的怎麼辦呀?」
  吳邪呆在原地愣了愣。
  「咦?是這樣嗎?不過小哥挺乖的,而且他很聰明呀!不用擔心的!」
  「你保證?算了!我想你什麼也沒想吧?啊!找到了!」拿著相當老舊甚至都起了毛球的墊子出來,王盟道:「那你今天怎麼辦呀?沒有貓盆也沒有貓沙,連給貓的罐頭也沒有?」
  「今天都這樣了,先湊合湊合吧!我想小哥是不會介意的,是不是,小哥?」
  「你哪來的自信呀!算了算了,我看老闆,你先將貓洗一洗吧!否則墊子一下就髒了,之後貓乾淨了有什麼用?」
  
 
 
  酷刑。
  大概就是在說這種時候吧!張起靈想。
  當他看到吳邪這個人類將他帶進人類所說的浴室時,難得的,他差點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。
  如果是其他普通的貓的話,一定馬上就急炸毛,幸好長年面對很危急的突發狀況讓他練就了一身臨危不亂的能耐。
  「王盟!他在抖耶!怎麼回事?」
  「…….
 
 
   好在不管怎麼說張起靈都是隻有靈性的貓,他強忍下進入水中的恐懼感,溫水沾濕了他的毛髮,讓他相當不安、不舒服,尤其是放進浴缸裡的水相當的多,就算努力去搆也搆不到地,然後頭就這樣載浮載沉,在慌張中差點嗆到水。
  「等等唷~馬上就把你洗乾淨!」吳邪在幫他洗澡時也相當愛碎碎念:「哇!小哥!你的毛真好摸!意外的也不會髒到哪裡去的樣子呢!」
  「…….
  「小哥?你是這樣叫他的?」
  王盟就跟在吳邪後面,看著吳邪用手搓揉張起靈的身體,剛剛也是他先進來放好水和洗潔劑,才叫吳邪進來的。
  到底是怎樣的身分呢?張起靈想,該不會是「朋友」之類的吧?
  「對!他叫『小哥』,小哥!這位王盟呀!是我店裡打雜的,之後也會請他給你魚、整理被窩什麼的,知道嗎?」
  「蛤?老闆,你在跟貓說啥麼?我才不是打雜…….
  「是小哥!貓、貓、貓的叫!人家有名字呢!」
  「叫一隻貓『小哥』?幫隻貓取這麼帥氣(牛逼)的名字作什麼?」
  「這你就不知道了~!小哥可是一隻英勇無比的貓!」
  「啊啊~我知道了!你說過了,你闖入貓的戰爭,所以你說的就是這隻貓吧?」王盟瞧著浴缸裡面毛都塌下來的,用前腳滑著水防止自己沉下去,怎麼看怎麼狼狽的黑貓,道:「怎麼沒有你說的神勇呀?還以為在大一點呢?才這麼一丁點大的貓可以當貓的老大哥嗎?」
  「哼!所以說你不懂!我親眼看到的,我就說他是貓的老大!」
  「老闆,這樣的話你把貓的老大帶回來也沒關係嗎?」
  「有什麼不行?叫他們在選一隻不就行了?」
  「啊,不過為什麼這隻老大貓就這樣被你給帶回來啦?這麼溫馴的樣子可不像是老大呀!老闆你該不會是認錯了吧?」王盟補充:「貓都長得很像嘛!」
  「……」就算是吳邪認錯,我是不會認錯的。黑貓淡淡的撇了王盟一眼,繼續游他的水。就在剛剛,他似乎領悟到了游泳的技巧。
  「你不知道我多麼認真的和他混熟嗎?我可是每天都去和他見面耶!怎麼可能會認錯!」吳邪反駁道:「你不要再說了!總之他就是貓的老大!不管你認不認同!對吧?小哥?」
  當然,張起靈沒有任何回應。
  「看來老闆你是絕對會養了吧?算了!」王盟無力的嘆了口氣,遞了一條毛巾:「水也差不多涼了,貓也是會感冒的,快把他抱出來吧!」
  「謝啦!貓浸了水居然變得比原來還小隻!」吳邪將張起靈托起來,水花四濺,吳邪趁機把它翻轉了一圈,然後向是發現新大陸一般,叫道:「唉!確定是隻公貓啦!」
  「蛤?老闆?老闆你該不會是剛剛才知道的吧?」
  「沒有呀!之前就有這種感覺,這麼強的貓應該是公的吧……
  「老闆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,憑直覺來辨認公母也真是……
  「唉!王盟!反正現在確定不就好了?」搶過毛巾,吳邪搓揉著貓的身體,一邊嘀咕:「你怎麼還不去做飯呀!都這麼晚了!」
  「啊!對!老闆,你沒說我都差點兒忘了!」
  「搞什麼?要餓死誰呀?」
  「還不是老闆你說你要幫你的貓洗澡?」
  「怎麼?怪在我身上啦?去、去、去、快去做飯吧!在這樣下去就不用吃晚餐啦!」吳邪趕著人,又叮嚀:「對了!記得煮條魚呀!別餓了小哥了!」
  「你怎的就不擔心我餓啦!算了!擦好後還要把『小哥』吹乾呀!吹風機就放在架子上頭!」
  「知道啦!」
  雖然吳邪口頭上說得好像相當不滿的樣子,但心裡還是很感謝王盟的提醒,麼說,這都是他第一次養貓,到底該怎麼做它可能有點想法,但是要實作起來還是有相當大的困難的。
  「小哥呀!明天再帶你去醫院好不好?」吳邪看進張起靈的眼睛裡,對他說。
  「……」或許,這就是他喜歡的地方,他真誠的樣子。張起靈不經這麼想。
 
 
 
 
  當以為一個劫難已經過了,另一個劫難卻跟著來了。
  第一次進入這都是白的地方,迎面撲來的是各種動物的味道,但是身為身經百戰的張起靈是不會就這樣輕易被嚇到的。倒是有幾隻被人抱在手中的狗看到了張起靈就直咆哮。
  只會搖尾乞憐的狗貓也很不屑與之來往,尤其是狗一看到他們就會興奮的流著口水撲過來,真是太髒了!
  張起靈也是一樣,在外面流浪的日子也經常必須和野狗搶食物,每次都把狗打得滿地找牙,夾著尾巴逃回去,雖然跟他搶食物的如果是貓也是一樣的,不過許多狗都仗著自己得體型比較大,就肆無忌憚的想搶走已經到張起靈嘴裡的肉,想到就覺得既麻煩又礙事。
  而關在籠子裡的動物們似乎都習慣這樣的人來人往了,連看也不看張起靈一眼。
  說實話,這裡真是令張起靈不舒服,希望吳邪所說的手續可以快點辦完。
  結果明明是才剛到的吳邪他們,居然才過一會兒裡面的護士就叫他們進去了。
  
 
  「這就是你說得貓吧?恩?小哥?」裡面的醫生笑著看向吳邪手裡的黑貓,伸出雙手:「真沒想到你會養貓呀!不是說是野貓嗎?怎麼這麼乖呀?」
  「恩?我也不知道?我以為貓都是這樣子的?」
  看來吳邪和這名醫生相識。
  他順手將張起靈交到那名醫生手邊。但是張起靈才不想要給不認識的人抱呢!他後腿狂踢,掙扎著,吳邪一鬆手,張起靈馬上伸出爪子抓著醫生帶著手套的雙手,身體不停的扭動,想掙脫那陌生的手。
  不過當醫生多年可不是蓋的,他抓住張起靈的雙手雙腳,並迅速的將他押在手術台上。
  「恩~這才是野貓的樣子嘛!看到沒?」醫生嘲笑似的對吳邪說。
  「喂!你這樣會不會傷到小哥呀!怎麼小哥在我手邊就沒事,到你手上來就變成這樣!老癢!你到底怎麼搞的呀!」
  「別擔心!別擔心!我治過的貓可比你見過得貓還多!貓都是這樣的!要我說的話,他剛剛那個樣子才不正常吧?哈哈!所以說我真想不到你會養貓呢!」
  聽到他的老朋友這麼說,吳邪還是不放心:「真的沒問題吧?雖然當年你成績好的進入了獸醫系,但是我還是不信任你呀!」
  「喂喂喂!沒有人這麼說話的吧?要相信自己的好同學呀!我們都認識多少年了!」
  「就是因為認識你多年才不相信你呀!怎麼辦!我真不該把小哥帶來這邊的!」
  「唉呀!吳邪同志!你就還是在旁邊乖乖的看吧!我都還沒給他打針你就急成這樣……怎麼?這隻貓是你媳婦呀?恩?」被稱為老癢的醫生調笑的對吳邪說,接著接過護士拿給他的針筒,像他解釋:「等等呢,我先給他打個麻醉,這樣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亂動,然後再給他打疫苗,讓他不會染亂七八糟的病的,還有幫他執入晶片,還有要幫他結紮,才不會讓他到處留種,把你家搞得都是貓。這樣沒問題吧?」
  結紮?!張起靈聽了直抖動,甚至想開口叫兩聲,但是醫生已經將針給打了下去,一點刺痛之後,張起靈開始覺得身體變得遲鈍,像是不是自己的了一般,張起靈如臨大敵一般直冒冷汗……
  「小哥!忍一下就好了……對不起唷!會不會痛呀……」吳邪擔憂的看著軟下來的黑貓,看著他病懨懨的樣子,就開始後悔帶他來這家動物醫院真的是對的嗎?
  「擔心什麼!我技術怎麼說都是一流的!」老癢拿了另一支針筒,安慰道。
  這位老癢是吳邪小時候的玩伴,從小就一起長大,他家裡還有一個做裁縫的媽媽,可能是因為單親,不想讓媽媽擔心,所以從小就很獨立、有自制力,不像吳邪小時候調皮搗蛋,他總是很認真的念書,最後上了獸醫系,一邊工讀還能如期的畢業,不得不說,吳邪其實是相當佩服他的。
  不過由於本身就沒有養動物,所以也沒有探聽這位老同學的技術和人品,就在昨天晚上打了個電話通知一下,今天就匆忙得過來了,真的沒問題嗎?
  這間醫院也是這地方最大間的動物醫院了,還可以幫人家登記寵物、執晶片,聽起來應該還蠻有保障的,不知道為什麼小哥到了他手中就怕成這樣……只能祈禱快點完成快點走人啦!
  「這隻貓大概兩歲多啦!正值青壯年呢!」老癢突然向他搭話。
  「是嗎?我昨天才把他從路邊抱回家,而且平常也對貓什麼的沒興趣,老癢呀!貓都是這樣的嗎?」
  「啊?哪樣呀?你是說喵喵叫還是什麼?」
  「不是!我是說……」吳邪思考了一會兒才開口:「很聰明,我有一陣子天天給他帶魚,他就會到那邊去等我,啊啊!對啦!他是貓的老大呢?」
  「老大?什麼意思?如果是說會到同一個地方等食物,那麼這是普通的貓、狗都會的,沒有什麼好稀奇的!」
  「啊?可是…….不太一樣……」可是哪裡不一樣,吳邪也說不上來,他覺得小哥是懂得,雖然他也覺得貓是不可能聽得懂人類所說的話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就是覺得小哥是隻有靈性的貓,從他的姿態、眼神,他就是知道,他還覺得他可以懂得小哥在想什麼,也有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也說不定就是了。




作者的話:今天PO了比平常多一倍的量(抖抖抖
因為新年要放假~所以~下星期五見~
給我一點回音嘛~
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